def.html

青岛超度亡灵的地方

 2024-06-26 14:07    0  获赞 0

青岛超度亡灵的地方

乾隆皇帝墓都有什么文物被毁?

1、玉玺“八徴耄念之宝”

玺印从春秋战国时期作为一种凭证的信物和管理身份的象征,到唐宋开始衍生出抒发情怀的文人闲章,经历了近千年的发展。到清代乾隆更把闲章功能发挥到极致,打了胜仗要制玺纪念,抄录诗作更要用玺点缀。

所以造就了乾隆个人玺印多达1800多方,为清代皇帝之首,是他爷爷康熙的15倍,也是他父亲雍正的11倍。乾隆在位时,刻的第一方皇帝玺印,内容就是“乾隆御览之宝”。之后也印刻了多种材料丰富的玺印,仅玉就有碧玉、白玉、青玉、墨玉等等。

2、《柳鸭芦雁图卷》

这块玉玺当时被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折合人民币约4000万元左右拍出。

3、富春山居图

这幅画是黄公望历经三年呕心沥血创作的,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富春山初秋时节的迷人景色,被后人称为山水画“第一神品”。此品经多人之手才落到乾隆皇帝之手。

先是明朝成化年间沈周请人为此图题字时,却被对方之子藏匿而失;之后它又经樊舜、谈志伊、董其昌、吴正志之手。清顺治年间,吴氏子弟,宜兴收藏家吴洪裕得之后更是珍爱之极;然后又流入著名收藏家安岐之手。终于在1746年,这幅画到了乾隆的手里。

4、九龙宝剑

这把九龙宝剑,据说是乾隆每天都随身携带的。按照民间流传的孙殿英说法,这把宝剑:

“其上有九条金龙,寓意九九归一,剑鞘是用名贵鲨鱼皮制成,嵌满红蓝宝石及金刚钻,堪称价值连城。”在被孙殿英盗出之后,辗转多人,再现时它的剑鞘和剑柄早已损毁,最后传说是跟随戴笠埋入了墓中。

5、缂丝陀罗尼经被

缂丝陀罗尼经被是清代皇帝、皇后等皇族葬祭专用的用品,从质地、颜色和数量上严格分为六个等级。而这件由藏羚羊羊绒、獐子绒和真丝混合缂丝而成的经被属于最高等级。

据传为西藏活佛敬贡给乾隆皇帝专用,用于覆盖其遗体以超度亡灵,距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文物价值非同一般。缂丝代表了中国丝织工艺的顶峰,而双面缂又是缂丝中的极品,其珍贵性被称为“一寸缂丝一寸金”。

这种工艺在清乾隆时期达到顶峰,此后便渐渐衰落,即便是现在也不能达到当时的工艺水平。所以在乾隆的陪葬品中,是极其珍贵。被盗掘之后,曾几次出现在拍卖会上,在2008年、2010年的两次拍卖会上也都分别以高价成交。

在家里摆灵位对死者有什么好处?

看来您算是初学佛。也难得有这孝心。

立牌位不是不可以,但是要考虑几个细节。

如果你是已经出嫁的女儿,如果在夫家这样,立单人的(自己母亲)牌位的话,其实影响不太好,会落下夫家男方家祖先的不开心。你要是真有孝心,不妨去一些净宗道场联系立牌位。这对亡人有大利益,一来亡人可以随时参加道场的法会,获得超度。二来平时也可以有个地方落脚修行。当然咯,您母亲走了一年多了,也许投胎去其他道了也不一定。不管去哪,都有好处。

如果家里有佛堂,可以在佛像旁边立个牌位,纸的就可以。你百度:往生牌位。

或者,去你母亲骨灰的安放地祭拜。带些香和蜡烛,和纸钱金银元宝,纸衣服等,再带水果和素食和白酒。即可。也可以参考你们那边的风俗。但是有一点最重要,千万不可以供奉鸡鱼肉蛋之类的荤腥食物。那样不但让你母亲无法超脱,反而增加罪过,让她更加的沉沦痛苦。

建议你去学习变食真言和甘露水真言和普供养真言和七佛如来名号。你自己百度可以找到,想学完整的可以学“施食仪轨”,这是专门供奉食物给无形众生的方法,同时吃过食物的众生都可以超生。

许多念佛的人都是把总的祖先牌位供奉在佛菩萨旁边。早晚功课末后都会回向功德超度。

你如果就是供奉一次的话也可以,想省事,那就去骨灰安放处吧,记得多念佛号。

某些家里面立牌位的话,有的是供奉一次念经念咒上食物超度后,末后就一并烧掉了。有的则是一直供奉,看个人发心。

至于你想让她回家过年,你只要选择你祭拜她的方式就行。普通人家是逢年过节祭拜祖先,记得是祖先,不是单单你的一位母亲。学佛的则是上诉两种立牌位情况。

学佛需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宇宙环境,人生真相,为人处事,世出世间,楼主加油。孝子哈

《灵魂摆渡》中你最喜欢谁?

《灵魂摆渡》渡的是魂,也是人心。444号便利店就是所谓的灵魂驿站,汇集了灵魂摆渡人赵吏、双眼能看见鬼的夏冬青、二次元少女王小亚,每集都有单独的剧情和主角,上演一出出看似“鬼神”实际很温情的剧集。暗黑系佳品。《灵魂摆渡》是由爱奇艺独家出资的网络电视剧。以传奇大剧《打狗棍》主创人员为班底,《打狗棍》的执行导演满意作为本剧的总导演,鞠昀为摄影指导、题材偏灵异和悬疑,同时这还是一部极具教育意义的电视剧,惊悚又不失兴趣,深受观众喜爱。

在《灵魂摆渡》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夏冬青了,夏冬青的演技特别的好,这个角色也不错。夏冬青的扮演者刘智扬,1988年9月28日出生于山东青岛,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04级表演系本科人艺班。2024年,参演蒋家骏执导的金庸武侠巨制《射雕英雄传》。

蠢萌蠢萌的夏冬青本体了,那股认真蠢萌也是很让人心动的,绝对好男人一枚。被鬼多次上身的他,不同时候不同表现,也是很让人惊喜的。变成赵吏时候的霸气与不羁,然后被女鬼上身,被书呆子胖子上身,被茶茶上身,被恶鬼上身,等等,实在是太多了,而每一次都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就是很有魅力了。

夏冬青,剧中的他唯唯诺诺,因为一双眼睛被排挤性格孤僻,但是也心怀善良,愿意用自己特殊的能力去帮助别人,刘智扬将夏冬青的每一个阶段演的相当到位,不仅如此,剧中还多次出现被附身或者交换身体的情节,山鬼那集,赵吏和冬青交换身体,赵吏版冬青的放荡不羁邪魅感简直就是互换身体的感觉,演技特别好。

清明、你要来看我

文/刘钦

《清明、你要来看我》这是一篇萦怀于心,而又一直不敢动笔的诔文。我思母苦绪就像崩紧的一根琴弦,如再不抒写出来砉然断裂……

01 2001年10月底,那是秋风渐紧的一个清晨。我从佛山一路疲惫回到永丰恩江镇,一脚跨进家门行李还未放下,外面撒欢的大黄狗见到我,吠了几声,满怀怜爱,摇尾乞怜,围着我转圈儿,嗅来嗅去,蹭着我裤脚,用嘴啃我鞋面,湿漉漉的舌头,舔着我的脚背,直到舔得我有点烦,轻踢了它一下委屈嗷嗷叫走开。 父亲听到吠声走出院门,喜出望外,面露悦色,嘴里叫着鲁闽回来了。母亲听到也从厨房连颠带跑,惊愕迎上前,睁大眼睛像做梦似的,从头到脚凝神看着我,似乎是在用目光和心说话,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在我脸颊上滑动,一下子摸到我漂泊在外的艰辛,通过抚养过我的这双勤劳的手,把一股慈母般的温暖传递到我心里。 母亲怜爱的说:“鲁闽一年多没回家吧。你比上次探家黑了,瘦了,额头上都浮出了皱纹。”我听了眼睛噙满泪水,想到天下游子回到母亲身边,永远都是以胖瘦为标准,胖了母亲就放心,瘦子母亲就担心。母亲的心永远联在孩子身上,应证家喻户晓的那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亲站在一旁脸上泛着喜悦的表情,微笑却不插话心静听着母子间的对话。我搀扶着母亲倚门而坐,秋阳透过树梢细细碎碎撒在母子身上,母亲双眸里涌动着一抹温馨的波光,以及嘴角那一抹安详恬淡的微笑,幸福眷恋之情写满了母亲脸上。 一年多母子未见,彼此的心里想必各有一番话要倾述。我握住母亲微凉的手,高兴告诉:“妈!这次,我探家多陪您几天……”母亲点了点头,脸上挂着笑容,我与母亲聊起家长里短聊得最多的,还是佛山一些琐闻琐事,母亲饶有兴趣听着我的叙说,满足了她心里的牵挂与好奇。 聊话间,我觉察到母亲脸色泛黄,嘴唇泛白,视力不如以前,坐姿不稳,手脚无力,意识到母亲糖尿病加重了。这时,母亲有意识拉了一下我衣袖,眼神渗透着一丝痛苦与无奈,嗫嚅地说:“鲁闽,我不在了。清明,你要来看我。”母亲一句话不啻是一声惊雷,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懵了片刻,待我缓过神来,只见母亲嘴上不再说了,似乎眼睛还在说。 从这以后,母亲的嘱咐:“清明、你要来看我!”就像一条腾蔓缠绕在我灵魂深处,更像烙印深深烙在我心里,想规避却不可避免渗透在我心里……

02 2002年8月11日,应验了那句老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此话,我一直深信不疑。我乘特快列车去青岛度假,臆想着海边的蓝天白云,红墙绿瓦,海浪沙滩的景致。手机猝然一阵急促的铃声,而且一直响个不停,我急切从裤兜掏出手机,摁通话键无线电波涌入我耳蜗,那是哥哥焦急的声音,母亲病危住院速回。这个电话不亚于宇宙爆炸一样,犹如一块陨石,从天而降重重砸在我心上,砸得我好半天,没有透过气来。 我当即在吉安下了特快列车,行李箱滑轮在站台水泥地面上,发出一阵急促的摩擦声。我心神不安走出吉安火车站,招了一辆出租车载着我心急如焚赶往永丰人民医院。沉沉黑夜里,我失魂落魄般冲进病房,一个硕大无朋的液体瓶子吊在床头,鼻孔里插着一根细软输氧管,针头犹如一把尖刀扎进那只枯瘦的手臂,看着药水在调节阀的作用下,一滴一滴滴进母亲身体,以维持奄奄一息的生命。一向坚强母亲躺在病床上,头发蓬蒿一般的凌乱,脸色惨白,头歪向枕头的一边,喘息微弱,双目微翕,目光呆滞,微颤嘴唇,时不时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呕吐不出难受的就用手抓挠胸口,这种难以名状的病体发出痛苦,似一根银针直锥我懊丧的心窝,我祈祷母亲能从病魔攫住中解脱出来。 母亲从昏睡中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忍着病痛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我握着母亲无力的双手,一阵凉意掠过心头,潸然袭来噙着泪水,压低噪门说:“妈!鲁闽回来了。”母亲用眼神示意我回来就好。三兄弟趁母亲短暂醒来,赶紧给母亲擦拭身体,更换纸尿布,清洗口腔痰液。一口假牙齿,只能喂水,喂龟苓膏。母亲目光呆滞盯住儿子,眼睛里血丝熬成了彤云般心生感慨,攒足了劲儿,攥紧我的手,喘息用力地说:“哎!我要有个女儿该多好啊!”母亲说出了一生中,最为遗憾没有女儿的情愫。我搜肠刮肚找不出一句合适词来安慰,只能默不作声握着母亲的手,竟然成为我与母亲最后一次的对话。 8月16日的下午,永丰人民医院医院副院长走到我面前,遗憾告诉:“你母亲的病,医生尽力了……”他把我对母亲气若游丝般的希望击碎了。此刻病房里静静的,我看着处于深度昏迷的母亲,嘴唇微弱在颤动着说不出话,我贴在母亲耳边说:“妈,我们回家!”救护车驶过恩江大桥停在家门口,兄弟抬着母亲回到熟悉环境,我赶到恩江镇买了一瓶医用氧气,让母亲有足够氧气维持奄奄一息的生命。母亲双眼已经完全不能睁开,嘴唇也不能张开,喘气很粗,胸腔起伏大,濒危呼吸发出沉闷咯咯咯的喉鸣声,断断续续游离在生与死边缘,病榻前弥漫着一股人将离世的气息,一家人默默流着眼泪守在母亲身边,用目光追随着母亲生命远离的那一瞬间。

03 2001年8月17日,上午8点3分,小孙子一进家门双膝跪在奶奶的病榻前,哭喊着“奶奶!我从青岛赶来看您啦!”弥留中,奶奶似乎听到小孙子的哭喊声,也等到了她生命中最后心愿兑现。猝然,两滴浑浊瞑目的泪珠从眼角顺着脸颊滚落,这是母亲失去语言能力的话尽泪枯。 我握住母亲那双布满针孔的手,感觉到母亲体温正一点一点下降,喉头喘气一点一点地急促,像一盏油灯熬完了最后那滴灯油,陡然呼出最后一口气。母亲额头披下几缕花白的发丝,默默无言,面色温蔼,神态安祥,母亲卸下73年的辛劳瞑目了。 病榻前,出现一阵死寂般的静,须臾间,我悲恸欲绝抚摸着母亲遗体,泪水哗啦啦淌到脖颈,哭声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带着儿子对母亲的爱和悲痛……我顿感元气全泄,颤颤巍巍,四肢无力,像乱风中的纸鸢一样,恍恍惚惚飘荡在无际空中。 按逝者风俗,应在家里停灵三天,坐夜守灵。...

热门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