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html

方丈给奄主做法事

 2024-01-22 09:30    0  获赞 0

方丈给奄主做法事

品读王西厢

      崔张爱情故事家喻户晓,品读原著很大程度是为了欣赏其典雅华美的文言,很对我口。“普救寺,月下西厢,蓝桥水,织锦回文…”作者巧妙的融入了隐喻和转喻,数不尽的雅号别称,看不够的机警造句,让人不禁对古典文辞暗加钦羡。

      美丽的文字下面,实则看到了巨大的矛盾冲突。此矛盾看似是简单的才子佳人惯有的情节,即教科书中的概括评价:男女主人公冲破封建礼教束缚,追求可歌可泣爱情的大团圆结局。可我分明读到了悲哀,作者王实甫是男性,从男性视角出发写尽女性的悲哀。

      先说男主人公张生。普救寺中才与莺莺打了个照面,就疯魔了张解元,他前一句刚说“雪窗萤火二十年”,转眼已是“‘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便不往京师应举也罢。”对功名前程和眼前佳人只像是临时起意,说放弃就放弃,想追求便去追求了,随性至极。与莺莺初见,他不仅看到了莺莺“解舞腰肢矫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晚风前。”更在“偌远地”的地方注意到了莺莺的小脚。“休说那模样儿,则那一对小脚儿,价值百镒之金。”在缠足的那个时代,女子的三寸金莲是私密的身体部位,除了丈夫以外是不能轻易给人看到的。张生初见莺莺便去关注小脚,暧昧的意味就冒出来了;更何况,莺莺小姐系着长裙,张怎么就能知道她的脚小呢?他说“若不是衬残红芳径软,怎显得步香尘底样儿浅。”原来是从她落在铺满落花的小径上面轻浅的脚印看出来的,一旁的法聪和尚并没有看出什么门道,只他看到了。步香尘的这个画面很美,然对落在香尘上的足印有这样细微老道的观察和品评,让人不得不怀疑张生过去二十年真的一心只读圣贤书吗?为接近莺莺,他以温习经史为由向方丈借得西厢;他伺候时机,在方丈随红娘去向老夫人和小姐回话之际,激将方丈觊觎美色,套出老夫人治家严明,小姐未曾婚配的信息;还借祭奠父母之由同莺莺一起做法事,他用心够深,可手段没有半点君子之风啊。与红娘初次搭话,张口便是“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红娘虽笑他是个自报家门的傻角,但也听出他这话中有明显的求配之意,后又打探起小姐的日常,算冒昧唐突的了,不怪红娘当场抢白他“先生习先王之道,尊周公之礼,不干己事,何故用心。”

      不过还挺佩服张生,兴许他是真的模样俊俏,又有点才华,再加上近水楼台先得月,在西厢住下的日子里,他隔墙对诗,白马解围,琴音传情,撩妹技能达到满点,最终俘获了莺莺小姐的芳心。老夫人阻碍两人因缘时自有老夫人的不对,张生眼看革命尚未成功,又放大招了——他害了相思病。他让长老放出消息“张生好生病重!”暗地里琢磨着“怎么还不见人来看我?”他说太医治不了这颓症候,“除是那小姐美甘甘,香喷喷,凉渗渗,娇滴滴一点唾津儿咽下去”才治得好呢!书里人赞他情痴,我看他只有荷尔蒙。他与莺莺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三媒六聘,瞒过老夫人书信往来暗通款曲…到最后木已成舟,得了莺莺,补考了功名,老夫人也只好应允婚姻。对张生而言自然结局美满,那对莺莺呢?

      再说莺莺,她才是西厢记的主角啊,要不西厢记的原型《莺莺传》为什么不叫《张生传》呢。我以为张生行止对应他们那个时代算大胆的了,可比起张生,她更大胆叛逆。

      莺莺自小长在深闺之中,父母早给她订了亲事她做不得主;母亲又管家严肃,不告不得出闺门,“倘遇游客私视,岂不自耻?”就算是花园也不愿让她去看,只“怕女孩儿春心荡,怪黄莺儿作对,怨粉蝶儿成双”。怪道她与张生隔墙对诗说“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想必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多少个男子,她看上张生,是出于一点寂寞,一点爱慕,还有一点对现状的不满。她是在礼法教育下长大的贵族小姐,本该是最守礼法的人,直到遇到了张生,她的叛逆开始有了突破口。

    刚打了个照面,不仅疯魔了张解元,也撩到了莺莺。她在太湖石畔拜月时,烧了了三炷香,第一炷“愿化去先人早生天界”,第二炷“愿堂中老母身安无事”,到第三炷时默而不语,“心中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两拜中”。她说不出口的第三个祈愿,想必就是关于张生。拜月当晚,莺莺隔墙遇到了张生,张认为莺莺对他颇有卓文君之意,故高吟一绝试她回不回应,莺莺也应和得很快,“一字字,诉衷情,堪听。”张还想更进一步,走到她面前去,试看她会不会见他,于是他“拽起罗衫欲行”,她也“陪着笑脸儿相迎”…看得出两位已是郎有情妾有意,一时也忘了小姐的体面,还好“不作美的红娘忒浅情”,她怕小姐私会男子要挨老夫人骂,瞧着张生要过来就拉小姐回房去了。

      匪寇来时,威胁全寺要带走莺莺,这时的她没有一点扭扭捏捏,愿去嫁给贼头孙飞虎,甚至已经准备好了自我了结,这样既不辱没“无犯法之男,再婚之女”的相国家谱,又能保全寺人平安。这时的她充满一股勇敢又不屈服的劲儿,有烈女子的风范,也有叛逆的胆量。

      张生退贼后,受老夫人阻挠没娶到莺莺,张生害了相思病,只她有药可医。这时候的两人情正浓时,她不再乖顺地服从老夫人的意思了,她让红娘给张送了药方,告诉他“‘桂花’摇影夜深沉,酸醋‘当归’浸。忌的是‘知母’未寝,怕的是‘红娘’撒沁”。药方有了,再等天黑,来成就春宵一刻值千金,彻底治好了张生的相思病…这应该是全文最叛逆的举动了,她不再遵守原有的婚约,不再顾男女大防,也不再管。  什么小姐的体面和家族的脸面,她就是要跟张私定终身了。要说她反封建吗,她真的反啊,她在追求自由的婚姻啊。可是我还是觉得悲剧,因为对象是张生就总让人觉得她所托非人,她反封建的过程就如同从一个囚笼跳入另一个囚笼,这不是解脱,她终究没有幸福。张爱玲在一篇文章中借他人之口诉自己之情说:“女人,一辈子讲的都是男人,念的都是男人,怨的都是男人,永远永远…”这无比贴切的符合本书...

急求一篇文学作品赏析,不限作品,2000字左右。

《受戒》赏析

2004年11月12日

本文叙述者意欲向读者叙述的是一种独特的生存环境中奇异的人情风俗及其人群的生活方式。首先,故事的行为“空间”——“这个地方的地名有点怪,叫庵赵庄”。“庵赵庄”这一符码,指称着两重涵义:庄上大都姓赵,庄上有一个庵。庄以族为名,是中国传统社会注重血缘聚居的一种反映;庄以庵名,则可见这座小小的菩提庵对庄上人家的重要性。“出和尚”便是这个地方的一大特色。

和尚象征着佛教,象征着信仰。“出家”当和尚意味着接受某些特定的“禁止”、契约规束。正是这些“禁止”、契约规定了和尚是不同于常人的、是“非常人”。在一般读者的眼里,和尚正是“不同的人”,是异己的“他者”。但本文向读者叙述的、明子家乡的和尚则几无“他者化”的特征,和尚的生活几与常人无别。一个人出家当和尚,接受的“禁止”规约还没有获得的“自由”多。当和尚可以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吃现成饭,哪个庙都管饭;一是可以攒钱,由和尚还俗娶媳妇是很容易的。有许多人出家当和尚好像正是出于这些“现实”的考虑,而几无信仰方面的需求。明子正是这样的。而要当上和尚却不容易,必须得是面如朗月,声如钟磬,还要聪明记性好。

在这一处地方,和尚与常人最大的不同处,只是和尚必须烧戒,需要做法事,而做法事却是要收钱的。人们对佛教的信仰似乎也就止于放焰口。宗教与信仰已经充分地融进当地的民俗风情、传统道德伦理资源构成的文化整合体中去。换句话说,佛教已被本土化、具体化为“当地”的宗教。信仰变成了当地人独特的信仰,和尚也是当地人特有的。在这一层面上看,小说本文表述的深厚内涵正是这种外来的宗教资源在与中国本土文化发生碰撞时、对抗以后的一种结果:宗教被接受,但是被消解式地接受,即被“本土化”,被本土文化所扭曲变形、整合吸收。

印度的佛教被本土化以后,形成了中国的佛教。中国佛教又分南、北二宗。北宗恪守教义,谨行教规,主张通过苦行修炼彻悟“佛性”,寻求超脱。南宗教派则认为人人心中皆存佛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通向“彻悟”、“佛”的道路上,人人是平等的。这一教派并不苛求形式上的清心禁欲,苦行修练,而着重于精神灵魂上的启蒙、顿悟。这种教义的盛行,与南方市民经济的普遍繁荣有着必然的联系。经济的发达引导的是生活上的享受需要,引导的是世俗化的生活方式。佛教为了赢得信仰,赢得信众,不得不向这些世俗的需求妥协,甚至刻意迎合这些世俗的需要。在明子的家乡,佛教的“代言人”和尚除了念经、做法事,着僧衣、剃光头受烧戒之外,似乎并无严厉的教义约束。

这一群貌似摆脱尘俗、超然世外的和尚居然同“俗人”一样地生活,这是令读者惊奇的。谁的家里兄弟多,就派一个出去当和尚。当和尚也要通过关系,也有帮。在这片区域,和尚被视为同箍桶的、弹棉花的、花匠、婊子一样,是一种职业,一种生存方式,物质的而非精神信仰的生存方式。和尚们一样地娶妻养子,打牌赌博,唱山歌小调,一样地杀猪吃肉。他们吃肉也不瞒人,杀猪就在寺庙的大殿上,一切都和在家人一样,只是宰杀之前要很庄重地念一道“往生咒”,为杀生搜寻一些经典依据而已。在庵里无所谓清规,连这两个字也没人提起。即使是在从事很神圣的宗教法事,如放焰口时,和尚们也像玩杂耍似的。年轻的和尚则趁机出风头,引得大姑娘小媳妇跟着私奔失踪。

“禁止”规约的淡化或隐匿,使这一群本应寻求灵魂超脱的和尚,也同样依恋着世俗化的生活,他们一面浸淫于经验的、体验的世界中,过着“俗人”的生活,享受着人性、人情焕发出来的欢乐与愉悦,一面追求着超验的宗教理想,皈依于一种执著的信仰。恰似身在淤泥之中而求自洁其身,这些和尚试图寻求生活享受与超越追求的统一,现实与来世的统一。正如废名的那首诗《海》所抒写的:海,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每一个人(包括和尚)都可以通过自己的途径接近或达到“大彻大悟”——佛自身。明子与所有已经成为和尚的男子一样,并不刻意压抑自己本性的发展,恰恰相反,他正是顺从着人性的自然成长,追随着人性要求的召唤,在世俗/脱俗(超俗)的浑融一体中,不断地成长着。叙述者想向隐含读者暗示的正是这样一条道路:从世俗中逃遁、解脱未必要脱离现实,远隔尘世。尘世之中自然的人生、透明的人性是可以与天、与大自然、与佛相通的。人性的自然舒展、欲望的适当满足乃是获取宗教超脱的条件与补充。

相当有趣的是叙述者对于“荸荠庵”这个名称的解释。这个庵本来叫菩提庵,是富于佛教意味的,但“俗人”们把它叫讹了,叫成了荸荠庵。这一讹称很具隐喻涵义,它代表着一种民间化的、世俗化的“阐释”(对佛教的解读)。庵里的和尚也接受了这种“俗称”。

这实际上是对于自己宗教信仰的一种有意的“省略”或“忘怀”。

庵本来是住尼姑的,“和尚庙”“尼姑庵”是俗人约定俗成的想法,可是荸荠庵住的却是和尚。这一看似荒谬的事实说明这里的和尚对于名份、形式是看轻的。而当地的人们,也对此习以为常,这正好印证了和尚的俗人化与宗教的世俗化。这些叙事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读者阅读期待中和尚与佛教的神秘性与神圣性。

本文的主题是明子到善因寺去烧戒疤。受戒是出家当和尚的一种正式仪式,是一种很庄重的“典礼”。这一庄严的仪式在小英子看来无异于活受罪,无异于一种不人道的行为:“好好的头皮上烧八个洞,那不疼死啦?”然而小明子对这种仪式却不能不接受,尽管它确实违背了自然的人性,但是“受了戒,就可以到处云游,逢寺挂搭”,而不受戒只能是野和尚,小明子的心里已经能够理解受戒这一形式对于和尚的必要性。和尚虽几与常人无异,但和尚之所以是和尚,因为他必须会做法事,而他首先必须接受烧戒。但这对纯真少年看来,受戒并不是痛苦,它只是领取一张和尚的合格文凭而已,它只是“出家”“当和尚”的“入门仪式”。受...

天龙八部小说丁春秋首次出场在什么地方?

在白马寺的西北方向路边

一日,段誉在洛阳白马寺中,与方丈谈论《阿含经》,研讨佛说“转轮圣王有七宝”的故事。段誉于“不长不短、不黑不白、冬则身暖、夏则身凉”的玉女宝大感兴味。方丈和尚连连摇头,说道:“段居士,这是我佛的譬喻,何况佛说七宝皆属无常……”正说到这里,忽有三人来到寺中,却是傅思归、古笃诚、朱丹臣。

原来段正淳离了信阳马家后,又与阮星竹相聚,另行觅地养伤,想到萧峰被丐帮冤枉害死马大元,不可不为他辩白,于是写了一通书信,命傅思归等三人送去丐帮。

傅思归等来到洛阳,在丐帮总舵中见不到丐帮的首脑人物,得知大智分舵在附近聚会,便欲将信送去,却在酒楼中听到有人说起一位公子发呆的趣事,形貌举止与段誉颇为相似,问明那公子的去向,便寻到白马寺来。

一行人纵马向西北方而行。段誉在马上忽而眉头深锁,忽尔点头微笑,喃喃自语:“佛经有云:‘当思美女,身藏脓血,百年之后,化为白骨埃’话虽不错,但她就算百年之后化为白骨,那也是美得不得了的白骨埃”正自想象王语嫣身内骨骼是何等模样,忽听得身后马蹄声响,两乘马疾奔而来。马鞍上各伏着一人,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是何等样人。

这两匹马似乎不受羁勒,直冲向段誉一行人。傅思归和古笃诚分别伸手,拉住了一匹奔马的缰绳,只见马背上的乘者一动不动。傅思归微微一惊,凑近去看时,见那人原来是聋哑先生的使者,脸上似笑非笑,却早已死了。还在片刻之前,这人曾递了一张请帖给段誉,怎么好端端地便死了?另一个也是聋哑先生的使者,也是这般面露诡异笑容而死。傅思归等一见,便知两人是身中剧毒而毙命,勒马退开两步,不敢去碰两具尸体。

段誉怒道:“丐帮这姓全的舵主好生歹毒,为何对人下此毒手?我跟他理论去。”兜转马头,便要回去质问全冠清。

眼见群丐坐下后即默不作声,每人身旁都有几只布袋,有些袋子极大,其中有物蠕蠕而动,游坦之只看得心中发毛。这时四下里寂静无声,自己倘若爬开,势必被群丐发觉,心想:“他们若把袋子套在我头上,我有铁罩护头,倒也不怕,但若将我身子塞在大袋之中,跟那些蛇虫放在一起,那可糟了。”

过了好几个时辰,始终并无动静,又过一会,天色渐渐亮了,跟着太阳出来,照得满山遍野一片明亮。枝头鸟声喧鸣之中,忽听得全冠清低声叫道:“来了,大家小心!”他盘膝坐在阵外一块岩石之旁,身旁却无布袋,手中握着一枝铁笛。

只听得西北方丝竹之声隐隐响起,一群人缓步过来,丝竹中夹着钟鼓之声,倒也悠扬动听。游坦之心道:“是娶新娘子吗?”

乐声渐近,来到十丈开外便即停住,有几人齐声说道:“星宿老仙法驾降临中原,丐帮弟子,快快上来跪接!”话声一停,咚咚咚咚的擂起鼓来。擂鼓三通,镗的一下锣声,鼓声止歇,数十人齐声说道:“恭请星宿老仙弘施大法,降服丐帮的幺魔小丑!”

游坦之心道:“这倒像是道士做法事。”悄悄从岩石后探出半个头张望,只见西北角上二十余人一字排开,有的拿着锣鼓乐器,有的手执长幡锦旗,红红绿绿的甚为悦目,远远望去,幡旗上绣着“星宿老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威震天下”等等字样。丝竹锣鼓声中,一个老翁缓步而出,他身后数十人列成两排,和他相距数丈,跟随在后。

那老翁手中摇着一柄鹅毛扇,阳光照在脸上,但见他脸色红润,满头白发,颏下三尺银髯,童颜鹤发,当真便如图画中的神仙人物一般。那老翁走到群丐约莫三丈之处便站定了不动,忽地撮唇力吹,发出几下尖锐之极的声音,羽扇一拨,将口哨之声送了出去,坐在地下的群丐登时便有四人仰天摔倒。

游坦之大吃一惊:“这星宿老仙果然法力厉害。”

那老翁脸露微笑,“滋”的一声叫,羽扇挥动,便有一名乞丐应声而倒。那老翁的口哨声似是一种无形有质的厉害暗器,片刻之间,丐帮阵中又倒了六七人。

只听得老翁身后的众人颂声大作:“师父功力,震烁古今,这些叫化儿和咱们作对,那真叫做萤火虫与日月争光!”“螳臂挡车,自不量力,可笑啊可笑!”“师父你老人家谈笑之间,便将一干幺魔小丑置之死地,如此摧枯拉朽般大获全胜,徒儿不但见所未见,直是闻所未闻。”“这是天下从所未有的丰功伟绩,若不是师父老人家露了这一手,中原武人还不知世上有这等功夫。”一片歌功颂德之声,洋洋盈耳,丝竹箫管也跟着吹奏。

中国人为什么要过“鬼节”?

“鬼节”的来历

阴历七月十五是中国老百姓千百年约定俗成的“鬼节”。古时候人们相信,人生前犯过罪恶或者道德良心上有过亏欠,死后就会被捉去地狱。阎王根据他生前作孽多少,判决其在地狱中受苦的刑罚和期限。而关押鬼魂的地狱——丰都城,会在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五这一天打开城门,释放无罪的鬼魂去投胎转世。所以这天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平常百姓都要祭祀先人、点亮明灯,为从地狱中得以解脱的先人们照亮冥间的道路,在轮回中找个好的归宿转世投胎。

民间的“鬼节”源自中国道教中的“三元节”。古人云:“每至三元,三管籍考大千世界之内,十方国土之中,上至诸天神仙,中至人品考限,下至鱼龙变化飞走万类,并依三官祭圣之日,寻责分别。”(见《三教源流搜神大会》)所谓的“三元节”,其实就是我们所平常熟悉的:正月十五闹花灯、七月十五放冥灯、十月十五祭炉神。这“三元节”的来历是源于道教的三位神仙,他们是掌管三界福祸的三位帝君,分别是:赐福紫薇帝君、赦罪清虚帝君、解厄旸谷帝君。

顾名思义,“赐福紫薇仙君”正月十五“上元节”检视凡间,凡有修德惜福之人皆可赐福增寿,有修炼得道的精灵也可借此升仙。所以,在正月十五这天要闹花灯,把天地照得通明意在让紫薇仙君多赐福寿。“赦罪清虚帝君”七月十五“中元节”临凡,赦免鬼魂的罪责,让地狱中的冤魂得以投胎转世、再入轮回。所以要放冥灯照亮冥间返回人间的道路。“解厄旸谷帝君”十月十五“下元节”下凡,熄灭地狱炉火解脱地狱中受苦的恶鬼,所以在十月十五都要祭炉神,意在让炉神他老人家休息一下。

在佛教中也有过七月十五的传统,但其原本只是寺院内部的集会评论修为的日子,与俗世并无牵涉。每年由于夏季苦热寺院便让僧众“安居坐夏”,至农历七月十五安居期满,便召集僧众召开法会,总结交流在安居期间打坐冥想的心得。僧人们每经过一次这样的冥思忏悔就算度过了佛教中的一年,所以,在佛历中七月十五称之为“佛岁日”,也称“盂兰盆节”。其意出自于佛陀弟子“目犍连尊者”救母的佛教故事。所谓“盂兰”是梵语中“倒悬”的意思,意指解除众生倒悬之苦。

在佛教东传进入中国后逐渐汉化,到了南北朝时期,梁武帝萧衍兴修寺庙、笃信佛教,为了以佛法教化百姓、移风易俗,便在七月十五令举国上下的寺院僧众到河边渡口、道口路边念经超度孤魂野鬼。僧众在水边道口念经超度,百姓放灯祭祀,这样久而久之“盂兰盆节”与平民百姓的“鬼节”便合二为一,便成为一个丰富、热闹的同一个节日。

“鬼节”中的阴阳之道、修身之理和生活智慧

由此看来,中国农历七月十五不管是对于和尚、道士还是平民百姓都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那么这一天究竟不寻常在哪里呢?其实,答案就在藏在四季轮回、阴阳转换之中。

农历七月十五正值夏秋交替,是阳气收纳、阴气初升的时节。《阴阳大论》云:“天地动静,阴阳鼓击,各正一气耳;斯则冬夏二至,阴阳合也;春秋二分,阴阳离也。”如果阳气未能收纳,便会到处游荡化为邪气。一年之中非有其时而有其气,谓之时行疫气,在古代人们认为孤魂野鬼正是这种邪气所化生的,鬼魂本无形遇到了时行疫气便化生成形为害一方,大则可祸乱社会风气,小则可使疫病流行。而克制邪气的根本就在于阳气的收纳。所以,在这个夏秋交易的时节,举国上下祭祀放灯,敬畏鬼神,其实是古时智者摒除疫气、让百姓养生保安,除病去邪的节日。

清代名臣曾国藩,一生宦海浮沉,扶大厦于将倾,临终之际留予儿孙的遗嘱仅以四言:“慎独、守仁、主敬、习劳”。可见,主敬,乃修身之要诀也。在现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人们身上多有浮散于外不被收纳的阳气,在职场、酒店、广场、车站,这些公共场所更是燥气浮动。人们在这样的状态和环境中,会莫名地出现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情绪,如:玩世不恭、暴戾无情、喜乐无常、厌世轻生,这些情绪都是阳气外溢化生邪气的影像。这些情绪既虚无缥缈又客观存在,人们想要通过逻辑思辨的理性方法是很难化解这些情绪的,就像理性方法解决不了爱情问题一样。其结果往往是抱薪救火、烈火烹油,最后身心俱疲、失魂落魄。

敬者,静也。中国古人相信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互相克化的。在有形物质的世界中是这样,在无形的精神世界中也是这样。敬,类寒、属水、性中和,能够克制燥气。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心情是多么兴奋、激进,如果我们能够用一分敬畏的眼光去审视我们自己,那么,我们的那些莫名的情绪就会自然被克制、平复。万物生克,五行生化,天地万物莫不如此。说到底,我们去寺院道观烧香拜佛,其实并非是寺院里的佛像、道观里的神仙在护佑我们,而是敬畏克制了我们虚妄的情绪,使我们重新达到了身心的平衡。所以我常听一些道长、方丈说,现在入观进庙的人多为两种,一种是虔诚祭拜,一种是深究佛法道理。两种人各得其所,都能自求多福,只是途径不同,前一种是潜移默化,后一种则需要深研精进。其实,红尘俗世之中,只要心有敬畏,不论你敬的是什么,是神佛也好,是耶稣真主也好,信仰马列主义也好,只要有信仰、有敬畏,便会带给你一份安然。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都追求一种“怒放的生命”。但是我们在绽放生命的美丽时,更要懂得生命的道理和宝贵。所谓“道不远人”,“鬼节”其实正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生活智慧,是像曾国藩留给子孙的四言遗嘱一样,是长辈对儿孙们的殷殷叮嘱。对于我们活在当下的人来说,“敬”,不仅是对外在世界的一种尊重,更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一种呵护。

所以,过好“鬼节”很重要!务请:心存敬畏,自求多福。

佛家的佛家的语言和礼仪

走进寺院,会遇到一些出家人,怎样和他们打招呼?与他们交谈有哪些礼节?这可能使许多人不知道而且想了解的。佛家在称呼上有一些特殊的名词,有特定的规矩。比如一寺的主持叫“方丈”,也叫“住持”。住持是“住于世而保持法统传承”的意思。一般人容易把“住持”写成“主持”,这不仅是文字错误,也是理解上的错误。“方丈”的原意,即一丈见方之室,又作方丈室、丈室。禅寺中住持的居室或客殿,也叫函丈、正堂、堂头。印度的僧房多以方一丈为制,进而用来指住持的居室,后来又转为对住持的尊称。在住持下面,一般寺院则设有四大班首、八大执事。四大班首是指导禅堂或念佛堂修行的,八大执事是专管全寺各项事务的。四大班首分别叫做首座、西堂、后堂、堂主;八大执事则是监院(库房负责人)、知客(客堂负责人)、僧值(又教纠察)、维那(禅堂负责人)、典座(厨房、斋堂负责人)、寮元(云水堂负责人)、衣钵(方丈室负责人)、书记。其中,维那师负责寺中的法务,在做法事时,是领众的带头人,寺院中如有犯清规戒律的,也由维那执行处分之事,因此维那有维持纪纲的意思。有一些称谓,往往是对某一僧人或居土的道德、学问表示尊敬。也是出于礼节性的自谦,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法师”是常修梵行,通晓佛法,而且能引导、教化众生修行的人。澄观《华严经大疏钞》卷三十八列举了法师必须具备善知法义、能广宣说、处众无畏、无断辩才、巧方便说、法随法行、威仪具足、勇猛精进、身心无卷、成就忍力十种德性。法师的种类,依据《法华经?法师品》的记载,可分为受持、读经、诵经、解说、书写五种,称为五种法师。现在法师已经成为汉地出家人的通称,遇见出家人,称其为某某法师,是完全可以的,它成为世俗人称呼出家人最常用的敬词。“三藏法师”由称为三藏比丘、三藏圣师,或略称三藏,是对精通佛教圣典中之经、律、论三藏者的尊称。在中国,对从事佛经汉译的僧侣,常尊称为译经三藏或三藏法师,如鸠摩罗什、真谛、玄奘等人即有此称。小说《西游记》中,称玄奘为“唐三藏”、“唐僧”,三藏好像称谓玄奘的专有名词,这虽然没有什么大错,但“三藏”的名称其他人也可以用,并非专有名词。“禅师”是一心坐禅,通晓禅定的比丘。在中国由于禅宗非常盛行,禅师的称呼并不限于禅宗一派,凡习禅的僧人都可称为禅师,如《续高僧传?习禅篇》所收,便有达摩禅师、道绰禅师、信行禅师等等,有些人并不属于禅宗。后来,朝廷也曾用“禅师”号赐予有名望的僧人,以唐代神秀获得“大通禅师”为最早,其后,禅宗六祖惠能于示寂余百年后,也获得“大鉴禅师”称号。至于生前及受赐号的僧人,以宋代宗杲受赐“大慧禅师”最为著名。“律师”又称为持律师、律者,指专门研究、解释、读诵戒律的僧人。如北魏慧光、唐代道宣、怀素等皆称为律师,以娴熟《四分律》见称。后来则指通达佛教戒律的僧人。至于现代法律界称打官司时的辩护士为律师,则属于借用这个词,与佛家没有丝毫关系。不过就通达和记诵法律这一点来说,又有相通之处。“长老”又称为上座、上首、首座、老宿、长宿等等,指年龄长、发腊高(出家时间长)而智德俱优的大比丘。《集异门足论》卷四列举了三种上座(1)生年上座,指年龄较长的僧人;(2)法性上座,指受具足戒,通达戒法者,年虽二十或二十五也可以得受此尊;(3)世俗上座,指在家护法中有财势的长者。长老虽然是对年长者的尊称,但也未必是年老者,重要的还是看重其德行。佛经也称絮聒佛教大居士、大护法为长老,也是一种尊称。此外,还有“大师”、“大德”等等称呼。佛经中将初果以上乃至诸佛菩萨等圣人,堪为中省地师范,称为大师或者大德。《本事经》卷七认为大师有如来、阿罗汉和有学的圣者三种;中国佛教则不用“大德”一词称佛菩萨,而是对高僧的敬称。这两种称呼不能用在一般僧人身上,必须是社会公认的佛家领袖人物才能称其为。“大师”或“大德”。当我们要询问出家人的尊称法号时,一般可以这样问:“请问师父的德号上下?”“上下”是指法号中的两个字,比如一位出家人法号叫“慧普”,那么就是“上慧下普”。一般来说,千万不可问师父“您贵姓”,因为佛家规定,出家后皆依释迦的法脉相传,即出家人皆以“释”为姓,都只以法号相称。每一位出家人一般有两个法号,一个是内号,一个是外号。内号只是他的剃度师、受戒师、传法师可以称呼的,其他人不可称呼。在家弟子只可称呼其外号,称呼外号时也不可称某某,一般要称呼某某法师或某某师。这些规矩是我们与出家人接触时要注意的,也是一种语言上的尊敬和礼貌。除了这些称呼之外,还有一些常用的说法也应该注意。比如“灵魂”一词,是其他宗教所用,佛家称做“神识”,而不使用“灵魂”这个概念。作为时间概念的“礼拜”也是其他宗教所用,意指七天一次的教堂祈祷。对佛家要称“星期日”而不要叫“礼拜日”。佛教信众每日都做功课,也可说时时做课,不规定在周日,所以也没有“礼拜日”之说。

水浒传第一回概括

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仁宗

北宋仁宗嘉佑三年,京城汴梁瘟疫肆虐,老百姓伤亡惨重,仁宗为此减免税赋,大赦天下,以抗衡瘟疫,不料瘟疫反而越来越行。

正当仁宗无计可施时,下面的大臣、参知政事范仲淹出主意,请出法力无边的张天师来开坛做法,以降瘟疫。仁宗大喜,遂命太尉洪信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张天师来朝禳疫。

洪太尉领旨来到龙虎山上清宫求见天师。上清宫是历代天师举行重大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源于道教祖师张道陵在龙虎山炼丹时居住的“天师草堂”。

洪太尉没想到,主持真人告知天师不在宫中,而是在龙虎山顶或云游四海,行踪飘忽。洪太尉正愁如何得见时,主持真人说,太尉“志不诚”故不得见,洪太尉只好硬着头皮,独自上山求见天师以显心诚。

一路上,洪太尉经历老虎和蟒蛇的惊吓后,只碰见一位骑牛吹笛的道童,仍不得见天师,只得怏怏下山。下山后才被告知,原来那位道童就是天师。

洪太尉不但不信,反而认为是道士们戏耍他,因此极为郁闷。次日,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太尉游山时,行至“伏魔之殿”,竟不顾众道士的劝阻,打开“伏魔之殿”大门,从镇妖井里放出妖魔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遂闯下大祸。

这些被张天师镇压又被洪太尉放出来的妖魔,正是《水浒传》里的一百零八将。还是洪太尉脑子转得快,他吩咐从人,隐瞒走妖魔一节,假报天师除尽瘟疫,得到仁宗赏赐。

事实上,小说《水浒传》里能降妖除魔的张天师,他的历史原型就是江西龙虎山天师府的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

而且,正如小说所写,宋徽宗年间,天下瘟疫横行,张继先“书符投大瓮水,以饮疫者,皆愈”。也就是说,他以符水降服了瘟疫。后来天大旱,皇帝又命他求雨,张天师听命做法,结果大雨接连下了三天。

后来,山西解州的盐池发生水患,宋徽宗再次要张继先做法邪。这次张天师同样出手不凡,“书铁符投池中,怒霆磔蛟死,盐课复常”,用铁符投入水中,一时雷电交加,降服了水中的蛟龙,治理了水患。

后来宋徽宗好奇地问他用什么方法将蛟龙制服了,张天师说:“我派遣的是关羽,您想看的话我可以召他过来。”

说完,张天师手握宝剑施法,关羽马上应召而来,这下把“叶公好龙”的宋徽宗吓得够呛,惊慌中竟然不忘讨好关羽,撒了一把崇宁钱(崇宁是宋徽宗的年号)给关羽,说就以这个封赐您吧。于是,后来世人也将关羽奉为“崇宁真君”。










精彩内容稍后呈现..
回首页 >>